這票1341元運費的拼箱貨,讓這家貨代面臨高達212萬索賠
發布于: 2018-12-17

  在海上貨運實務中,貨主船公司和代理之間出現糾紛的現象屢見不鮮,到底誰之過失也有諸多說辭,其中出現延誤交付貨物而造成損失的情況也是最為常見,那么因為貨物延誤造成的損失,到底要如何賠付呢?

以下是由廣州海事法院公開判決的典型案件: 

一家中山貨代攬收一票參展貨物并答應貨主保證能如期交貨,不料最后目的港貨物交期出現嚴重延誤,造成貨物不能及時參展!

最終這票運費僅為1341.5元的拼箱貨,讓這家貨代面臨高達212萬多元的貨主索賠,看看海事法院怎么判? 


【案件基本信息】


原告:珠海金*照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公司)


被告:中山市盈*貨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盈*公司)


【基本案情】


〖 1 〗

金*公司為一家燈飾企業,盈譽公司是具有從事國際貨物運輸代理業務以及無船承運業務的資質的貨運代理企業。

金*公司為參加在迪拜舉行的2016中東照明展,委托盈*公司將參展展品運輸到迪拜世界貿易中心,金*公司告知盈*公司須于10月30日前收貨并布展,盈*公司確認能夠按期交貨!

〖 2 〗

2016年9月12日,金*公司將貨物發往盈譽公司指定的廣州倉庫。

現代商船(中國)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出具《訂艙確認書》,并簽發正本提單,因涉案貨物為拼箱單,提單中的貨物名稱中沒有顯示出涉案貨物,提單顯示貨物于11月3日到港。10月25日盈譽公司回復金*公司確認貨物按期到港。10月26日,盈*公司支付了涉案貨物的國際貨運代理服務費1341.50元。

〖 3 〗

10月29日,經金*公司催促才得知貨物11月3日到港。此時金*公司4名參展人員均已經到達迪拜,金*公司遂另行準備展品以空運的方式于11月1日下午運達展館,空運費共計19,150元,其中金*公司支付了9150元,盈*公司支付了1萬元??者\展品在展會最后一天用于展覽,錯過了開展前兩天!

〖 4 〗

金*公司以盈*公司不僅逾期違約,且在履約過程中屢次告知虛假信息,致使金*公司錯失及時補救機會,不僅造成金*公司參展費用等直接經濟損失,還造成金*公司無法通過該展會獲取訂單及收益的重大可得利益損失為由訴至法院,要求:

1. 解除原盈*公司之間的運輸合同,并判令貨代盈*公司返還金*公司交付運輸的貨物;

2. 盈*公司向金*公司賠償各項損失共計2,127,713元其中包括金*公司為參展支出的參展人員往返住宿等及參展費等各項費用及補運貨品費用等直接經濟損失及損失訂單的間接經濟損失200萬元;

3. 訴訟費由盈*公司承擔。


【案件焦點】

1. 盈*公司是否對涉案貨物的遲延交付承擔賠償責任及是否適用責任限額;

2. 金*公司損失數額的問題及盈*公司的賠償責任范圍。


【法院裁判】


廣州海事法院經審理認為:金*公司與盈譽公司依法形成了代理、運輸等不同的法律關系,因金*公司主張雙方為海上貨物運輸合同關系,盈*公司亦予認同,故認定本案為海上貨物運輸合同糾紛,金*公司為托運人,盈*公司為承運人。

關于盈*公司是否對遲延交付承擔賠償責任及是否適用責任限額的問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以下簡稱海商法)第五十條第一款規定,盈*公司已經明確約定交貨時間,盈*公司轉委托時未能盡到合理謹慎義務,未能及時將貨物裝載上實際承運的船舶盡快運輸,盈*公司既沒有掌握實際運輸貨物的單證信息和船舶動態,也未及時告知金*公司貨物運輸信息,對貨物遲延運輸及后續損失具有過失。

根據《海商法》第五十條第三款及第五十九條第一款的規定,盈*公司不得援用作為承運人延遲交付應適用賠償限制的規定。因此,金*公司有權要求盈*公司賠償因其違約所造成的損失。金*公司在當地臨時打印宣傳資料的費用2128元和空運貨物參展的費用19,150元共計21,278元,均為盈*公司遲延交付造成的損失,扣除盈*公司已支付的空運費用1萬元,盈*公司還應賠償金*公司11,278元。

金*公司訴訟請求中損失部分關于金*公司的參展成本為其參展必然產生的費用,參展人員已經實際參展,以上費用即使貨物沒有遲延也會產生,不應要求盈*公司賠償。

金*公司稱因展品未能按期到達導致可得利益損失200萬元,但并未提供相應的證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對金*公司可得利益損失200萬元的主張應予以駁回。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第五十條第一款、第五十九條第一款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盈*公司中山市盈*貨運有限公司賠償金*公司珠海金*照明科技有限公司遲延交付的損失11,278元;

二、駁回金*公司珠海金*照明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法官后語】


《海商法》第五十七條和第五十九條分別規定了延遲交付的賠償限額和適用的例外,在司法實踐中如何判定損失是否是由于承運人的故意或者明知可能造成損失而輕率地作為或者不作為造成的,一直是審理難點,本案貨物延遲交付的原因是盈*公司未能謹慎、合理的選擇船期也未能向金*公司及時反饋貨物流轉情況,導致延遲交付后,金*公司增加參展成本且因布展遲延兩天參展效果欠佳。

金*公司已經明確告知貨物運輸的目的是參展,并明確了時間和地點。盈*公司作為專門從事貨運代理業務的公司,在轉委托業務時對代理人及船期的選擇理應更加謹慎并應跟蹤貨物流轉情況,涉案貨物最終延遲顯然應歸為其明知可能造成損失但輕率的不作為導致的,不應適用承運人賠償限制,但在確定賠償范圍時應考慮到其已經安排空運且在貨物到港后多次聯系金*公司將貨物運回以減少損失,以及不論貨物是否延遲,金*公司均已經參展,參展成本是必然發生的費用,與盈*公司延遲交付造成損失沒有必然的因果關系。

至于參展效果,雖然有可能造成金*公司訂單損失,但是否有訂單有很大的不確定性,訂單損失并不是明確的可得利益損失,金*公司也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可得利益損失的金額,因此法院未支持金*公司的關于解除合同、返還原物、賠償參展成本和訂單可得利益損失部分訴訟請求,但也對盈*公司作為承運人不適用賠償限額予以明確,對金*公司增加的空運成本以及金晟公司為替代延遲貨物中原有的宣傳冊臨時打印的費用。

綜上,該類案件除了關注延遲交付原因中承運人主觀因素,還要需要具體分析托運人延遲收貨損失范圍及產生的原因是否與延遲交付有必要因果關系,總之,承運人延遲交付的賠償限額不一定以貨物運費為限,但也不能在不適用賠償限額制度時一味擴大承運人的賠償責任。


發布于 2018/12/17 19:35:15
黑龙江快乐十分